蘇伊

雜食性。
J家氣象團紅藍擔 ❤
主CP為旬斗,山組(OS),翔右皆可、請慎入,有時應援竹馬。(J/P禁相關)
文章創作內容均與現實人物無關。
簡單來說就是個Slash愛好者。

【山组】那年,樱花盛开(二)(ABO)

*这几天在复习digitalian Con的DVD,山组担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MC上身)

*血红的素颜特典disc3实在太美好呼呼呼呼 心花朵朵开啊~

* ABO设定有,请慎防避雷!!

CP: 暴風雨氣象團  藍 x 紅 (OS)


 

-----------------------------------------------------------

 

前文请点这里

 

而神山最近的行为举止处处都透露着怪异。

 

起因源于一次临时返家的经验,让大野嗅到一丝不对劲的氛围。

 

那时自己刚从客户那边收到了新鲜的贝类和螃蟹,想着家中那人曾经一边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一边垂涎三尺吞着口水兴致勃勃的对自己说”我最喜欢贝类了唷”,大野捧着盒装海产的当下满脑都只是要趁新鲜赶快和神山一起大快朵颐,接收那满足而遮掩不住的开怀和谢意。

 

喜欢看他吃得鼓鼓的侧脸满足的笑。

 

于是连和刚下笔的、还灵感奔腾的画作纠缠的欲望都放弃了,匆匆关闭了画室就赶着搭乘着手边的交通车风尘仆仆地抱着装有食物的大箱子满怀期待的回家了。

 

『我回来了~』

 

出乎意料的,迎接自己的是一片寂静,没有看到每日在回廊边穿着浴衣晃着白皙脚踝一边露齿笑着迎接自己”智君我好想你!!”或者在廊上睡得东倒西歪的神山,大野心里突然闪过一阵莫名的慌。

 

 

是…………去了哪里?

 

这里不该有他认识的人才对啊………

 

除了自己以外,他还有谁可以依靠………?

 

心思无比紊乱,顾不得手中箱子便扔了就往刚刚才进来的玄关冲,迈步的同时刚好与某个推门而入的身影撞个满怀,两人登时像相撞的皮球一样分散而弹跳。

 

『唔……………….痛…………智君?!』

对方惊讶睁大了眼,神色倦倦的却在对上自己神情后下意识扬起笑容,抓了抓拂在耳边的发丝软甜地问,『今天怎么这么早?也不说一声就回家了,都来不及帮你准备甚么……………』

 

那种自然却仍旧看得出遮掩着甚么的演戏神态让他不耐,到底这个时候了还要瞒着自己甚么?

 

『我回我的家,为什么需要跟你报备?』

 

带着尖锐的语气霎时让气氛沉默了一下,不意外接收到对方缓缓敛下的眼睫和一瞬间黯淡下来的神情,像一只迷路的蝴蝶缠在宿敌网中那样绝望的扑动几下便不再挣扎。

 

心底那种缓慢流动的滞闷逼得他不快,而他甚至不知道这样突然爆发的脾气从何而来。他一向是邻居眼中的好好先生。

 

兴许是对方不太对劲的样子撩拨了他心底某一根情绪性的神经,看着对方额间淌着细密汗珠和身上飘来一丝微弱却遮掩不住的香气,逞强中带着一点脆弱,却遮掩不住额间冷汗淋漓潾潾的苍白……………

 

他就是觉得有根针搅着心脏,尖锐而痛楚。

 

『…………抱歉。』 

 

对方沉默片刻仍旧敛着眼睫,轻轻光着脚踝与自己擦身而过,视线全程盯着地板,语气很轻很细,却带着某种几乎是遗憾的情绪,『抱歉。』

 

神山转身踏步上了二楼,将寂静而太过宽广的起居室留给大野,老旧的阶段每踏一步就发出”叽----“的沉重声响,咚咚咚的击在两人脆弱而一触即发的心口上。

 

-------------------------------------------------------------

大野终究是后悔了,他的脾气一向好,来得快去得也快。

 

午夜时分,超过三个钟头的伺机守候终于换来对方房内的细微动静及一道和室拉门的开启。

 

『呜啊,智君………….』对方明显被一直跪坐在门边的自己吓了一跳,『你一直等在这里?为什么不敲门……啊。』

 

对噢,他们还在吵架。

 

『你晚餐甚么都没吃,我怕你饿。』

 

大野眼神睁得圆而无辜,悄悄眨了几下眼睛,将一盘排版精致的菜色默默推了向前。

而被左邻右舍形容成”只要露出这种表情我们就没辙了甚么都答应你"的黝黑面包脸配上诚挚的软呼呼的神情,加上以食物作为祭品这个杀手锏,对方眼内名为感动的情绪很快就水波潋滟。

 

『我真的好饿………….』神山露出苦笑,给他看自己衣衫袖口里面的藏粮处,里头只余三个白胖胖的馒头,『嚼馒头甚么味道都没有啊………哇是味增汤和鲑鱼还有白饭!!!』

 

看着对方眼神发亮的样子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都是随便作的,你将就吃吃,我还有冰镇过的海鲜明天给你加菜。』

 

而对方抬起头来的样子活脱脱就是跑轴轮跑到累了的仓鼠被主人投喂从西洋进口的高级美味饲料塞得满满的满足样。

 

那盘菜即使是阳春而不精的手艺,神山还是捧场而感激的大口完食,一边吃得唏哩呼噜一边露出让人虚荣的甜美笑容。

 

『好喜欢智君啊,谢谢你。』

 

而他的响应是沉默而轻巧的将手抚上了对方柔软而细致的发丝,轻轻磨蹭,享受着对方哈哈哈满足大笑眼睛都幸福瞇起的神情。

 

清晨的微风静而淡雅,悄悄从竹廉外拂进了卧室,那么轻却又那么满,带走的全是喧嚣和张扬。

 

而神山枕在大野的腿间缓缓睡去,让他即使一边抱怨着腿麻膝酸还是轻轻为底下的人儿拉来了薄被,以轻快而稳定的节奏充当催眠曲,直到两个人都在夜神温柔的吐息眷顾下睡得东倒西歪。

 

昏黄的烛影细细摇曳,衬着两人的侧颜如梦如幻,故事的章节写了又缓,初春的郁郁寡欢转瞬便凝结而化在拂晓的美好晨曦内,无声无息。

 

 

 ------------------------------------------------------------

 

于是大野与神山之间至此之后便多了一道不成文的禁忌。

 

即使对方语气表情依旧一如往常,大野再也没过问对方的任何私事。

 

而大野家最近也是风波不断。

 

即使往来好友不断劝说着”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非常可疑,说不定是政要通缉犯”,师傅和后辈也不只一次对这个神秘而背景未知的来客在大野家住下感到不满,语重心长地叮咛听得好脾气的他都止不住的厌烦,屡屡在神游放空上练就高招,那些流言蜚语却总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打得他猝不及防,

 

例如不请自来的远方亲戚和不闇世事的三姑六婆。

 

『那可是你父母留下来的房子,他们只是现在不在,并不代表智君可以乱来啊。』

 

『智君从小就是这样,因为太过相信别人而吃了多少亏?被骗了多少次?这次就住手吧?』

 

『我就反对你父母从小用FREE STYLE教导你,太过自由了结果你看看现在成了甚么样子…………谁的话都不听了………』

 

『智君别以为脱离本家就可以坏了规矩,就算是别院还是得有分寸的。』

 

『智君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一定会通报本家,让老爷子来处理………』

 

丑陋,自私,恶意满满。

 

乱七八糟的舌根从大野家本部闹哄哄的扩散开来,最终传得沸沸扬扬,大野智却仍以”谢谢指教”四字贯彻故我。

 

『为什么不问呢?』青梅竹马的冈田家长子准一与自己并肩而坐,在一片风波中扬眉好奇的问,『难道你不怕吗?那个人看起来人畜无害,说不定有甚么很可怕的隐情喔。』

 

为什么要怕呢?他当下只觉得滑稽而好笑,那样有小鹿一样的双眼和仓鼠一样的吃相的人儿怎么会是坏人呢?

 

然而当对方饶有兴致的问出”那为什么O酱会容许这个男人出现在你家里这么长一段时间呢?你一向是最重隐私的男人了不是吗?就连我都很少有机会能够在私底下踏进你的领域呢"时,本来辩才无碍的他却在回答时难得的口拙了。

 

沉默飘荡在两人中间,让冈田准一对这个被大野称作翔君的男人更加充满兴味。

 

或许心底隐约还是害怕的吧,大野想。

 

要追根究柢当然没有问题,但那只是勉强,这样死缠烂打的追问时日一久,终究会逼得神山不得不离开。

 

而那道光景光是想象,就让自己紧握的掌心被锐利而克制不了的指甲扎得深入而鲜血淋漓,而过度激昂的心跳让他甚至感觉不到疼痛。

神秘的化名,无法预测的来历,这些都不要紧 。

他不求掏心掏肺,只求对方融为他眼中那一道随处可见的风景。

 

 ---------------------------------------------------------------------

 

『夏威夷是个海岛国家,首府叫做檀香山,在1795年由夏威夷的一位酋长Kamehameha统一整座群岛,同时正是航海家James Cook所发现整座岛屿不久之后的事情……』

 

家中最近开始热闹起来。

 

起因是来自于隔壁邻居松本家的高中生长子偶然一次的拜访。

 

原本是来向大野请教绘画方面的问题,没想到却碰到在廊边闲晃一边睁着大眼一边吃着明太子饭团的神山,看到对方刚放学还背着的书包很轻快的就问了,『是隔壁家的小润吧?听智君说过你好久了,学校一切都好吗?要不要进来坐坐?』

 

被称为小润的少年倒是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一边放下书包一边吃起对方递过来的鲑鱼饭团,『翔桑多大了?会数学吗?』

 

『当然,』神山一边笑着打了一下對方的头,『让你小瞧我,还不快点把作业册给交出来。』

 

『最近我们在上三角函数,』松本歪歪头,挑了几下清秀的浓眉,『sin,cos和tan的概念我一直搞不懂。』

 

『这个简单,正弦余弦正切余切函数这些概念都是来自古巴比伦,和微积分也有一点关系,只要先把公式搞定就好,像这题的话,套用这个公式很轻松就能算出来…………』

 

于是大野智回到家时就看到这两个人像猫咪一样窝在廊间,神山一边蜷成一团一边用手指比画着公式,眼中的光芒清亮而热切,一旁的松本听得兴味昂然,时不时附和点着头,脸上全是笑容。

 

之后,神山翔的、原本在邻里间狼藉的名声开始慢慢有了变化。

往好的方向发展的那种。

 

由松本润为首打头阵,一开始半信半疑上门请求解题的中学生、高中生、到刚入大学院的少年少女们很快就群起变成神山的头号FANS,原因是从物理化学数学国文英文历史地理到大学经济学,眼前这个人完全是知无不晓晓无不尽。

 

上帝夺走了这人绘画方面的感官和长才(还有流畅的溜肩),却赋予了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才能,果然人生是公平的,大野想。

 

『神山桑,这题地理里面的喀斯特地形我选碳酸镁溶积但是错了拜托帮帮我啊~~还有石笋和钟乳石到底有甚么差别?』

 

『是碳酸钙溶蚀变成了喀斯特地形,或者称之为石灰岩地形,钟乳石和石笋的差别在这里,我画给你看……………』

 

高中生孩子皱着眉说着"好丑喔看不懂啦"得到对方脸红却莫名自信的"啰嗦明明画得很清楚啊",让大野听得笑弯了腰。

 

『神山哥哥,这题英文的acceleration和attraction意思是甚么啊?』

 

『Accelerate是加速,这个字是动词但是acceleration是名词,举例来说,The president would like to accelerate the economy growth,总统想要促进经济发展…………』

 

对方彷佛放在舌尖上的,流畅而自然的英文发音好听得像咀嚼过的音符,让他只能不住叹息那样漂亮的声线。

 

『翔桑~Pareto optimality里头的Pareto efficient frontier你给我解释一下好不……』

 

『首先你先看一下这张图上面的线和点,这边又运用到Production Possibility Frontier这个例子,关于生产的点线面我直接举例给你听…………』

 

经济学的术语大野完全是个门外汉,可是当他抬眼发现内室里头的少年一边假装专注在听一边偷撇着神山细致的脸部线条一边悄悄红了脸的同时,不是滋味四个大字便恰如其分直击心脏,像突如其来拂面的柳梢,激起又惊又痛、堪称百感交杂的涟漪。

 

大野旋风似的直起身子,没知会一声胡乱捞了几个礼盒里头的甜品就鲁莽闯了进去,生硬而僵直的将盘子咚地一声摆在几上,『这是茶点,你们休息一下吧。』

 

接触到少年还没褪去的羞涩脸庞还有对方略带闪躲的视线,大野的眼神也不自觉变得侵略而锐利,似欲进击的猛禽。

 

从小他就被说反应慢,反射神经弧长得惊人,原本摇头晃脑的云淡风轻的人生被说得总像无所事事,就连邻居们也常说"小大真好啊,无忧无虑,甚么都不用担心",一副任意评论他方人生的模样总让他觉得可笑又不置可否。

 

无忧无虑云淡风轻不好吗?为什么人们总是要想太多?这样甚么都不想的过日子不是也很好吗?

 

一群傻瓜,他在心里某个角落轻轻嘲笑着,带点看好戏的心态,人生何须自寻苦恼呢?

 

很久很久以后,他才意识到那是因为自己之前从不识爱。

 -----------------------------------------------------

『翔哥哥,我想知道关于国外的地理趣闻,你有去过加拿大吗?』

 

『有啊,那我就从加拿大开始跟小舞讲起好了…………温哥华是一个很美的海港城市,有一座称之为Stanley Park的大公园,人们都会在里头骑单车沿着漂亮阳光灿烂的海岸线四处悠游,里头湖光山色衬着碧海蓝天,美得彷佛在梦中一样………』

 

刚满十岁的女孩被那人搂在怀里,一双大眼咕噜咕噜地转,充满好奇的小表情映在神山温柔满溢的神情里擦撞出火花,像一勺温润而波光潋艳的秋水,又像满天星辰洒落在他瞳孔的虹膜中,闪亮而耀眼,讲到兴奋之处两人的眼瞳和脸颊都是红扑扑的,可爱得不行。

 

大野永远不会忘记女孩的妈妈从前门气急败坏闯进来之后看到那样温馨一幕而瞬间软化下来的神情。

 

眼前的两人互动开怀而热切,眼神亮晶晶的像两只交流食物情报的小动物,被夕阳映照的背影拖曳得暖暖而悠长,美得就像一幅栩栩如生的肖像画,自然得彷佛原本就该在那里。

 

而原本已经准备要破口大骂的妇人嘴唇开阖数次,最终选择了紧闭不语,眼里流露出的几乎可称作是柔情,将自家孩子领走时还不忘小声叮咛”小舞还不跟翔哥哥说谢谢”边跟两人鞠了鞠躬。

 

于是大野家之后就变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大野学堂,左邻右舍纷纷将小孩送到自己家,团团圈着神山谈天说笑交流课业,最后还不忘送上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和果子当伴手礼,每次都把贪吃的神山高兴得不行,每天都有新花样的食物可以期待,而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开礼盒拆缎带,接着捧着新奇而精致的零嘴跳得半天高。

 

大野每次回家看到群众围绕中心处的神山都有种对方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耀眼明星的错觉,认真讲解的对方特别耀眼,那样的气度和神情像纯粹而细细酿造的酒,往往都能使现场陷入如痴如醉的氛围。

 

那样的神情才是你给我的礼物,大野想,你就是一只包着缎带的礼盒,每次都能突突地制造惊喜。

 

在神山闯入自己生命中的这几个月他数度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个普通人,七情六欲席卷而来的速度惊人而声势浩大,将他淹没在自我的洪流中。

 

看到有人接近神山就觉得扎眼,看到神山对别人笑就觉得不快,喜欢神山慵懒而柔若无骨般地倚着自己的身躯,在二楼窗台边看着夏日天神祭上璀璨而亮丽的烟花砰的在眼前绽放生命般精湛的旖旎,

 

『和智君的相遇就像命中注定呢,很神奇不是吗?』

 

大野低着头看着对方窝在自己心口附近微微扬起的笑,彷佛闻到甜而苦的香味缓缓扑鼻,窜进五脏六腑,像会上瘾的毒药一样让人万劫不复。

 

然而。

 

对方从不提及的私事,依旧是大野心底那片蔷薇园中漫漫而无尽的荆棘,看得到但无法触碰,试图穿越便血流如注。

 

一直到那天他被后悔狠戾贯穿心脏的热度为止。





----------------TBC--------------------------

2015.9.25

后记:

下一篇就要开始进入ABO正题 先铺梗一下XD

*”Scene~你和我眼中的风景”是岚2010~11年演唱会的TITLE,觉得很美稍微融进了剧情里,当作小大的心底痴汉心声(喂)

*我这个数学痴在高中只有喜欢过三角函数……如有错请抓虫谢谢XD

Stanley Park里面的樱花树真的很漂亮 ~~

也超喜欢温哥华冬季街角随处可见的樱花,随手拍起来都像画


 

 

*甜而苦的香味—指的是bittersweet这首歌里面的歌词 某種程度上請當作癡漢智的心聲(喂)

评论(13)
热度(119)
© 蘇伊 | Powered by LOFTER